第172章:大结局

风影2318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半年后……

    “寒月啊,你到底还要在落叠寺住多久了?”慕容殇怀中抱着萧寒月,每次想她都得在皇宫和落叠寺之间来回的跑,他真是……想把这小妖女直接打昏了拖回去。

    “慕容殇,你给我出来。”落叠寺外响起了叫骂声。

    老和尚赶紧的去敲萧寒月的门:“皇上,皇后,言王爷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殇想把萧寒月继续扑倒装作没有听见,但是却被萧寒月挣脱开来,下了床,取了挂在屏风上的衣服,穿上了身。

    慕容殇看着自己怀里的温香软玉无情的抛弃了他,不由的叹了口气,也只得跟着一起下床穿好衣服,他的妻子果然有个性。

    萧寒月见两人穿戴整齐后开了门,看见满头大汗在门口的老和尚:“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自己去看看吧,这一次可不只是言王爷。”

    在佛堂内,站了一流水的男人,正抓着一脸无奈的萧子夜,一个个正跟泼妇一样的吵闹着。

    “子夜的师父应该我来当,我是北国的国君,能给他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争夺她儿子的教育权利,萧寒月正准备化身母狮一声吼,却万万没想到,慕容殇已经从自己身边冲了出去,悻悻然的投身到了男人吵架大会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让开,他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因为慕容殇的出现,大家都用眼神之剑同仇敌忾的将他戳了九九八十一剑,慕容言不禁藐视的看向慕容殇,用不屑的口气说道:“那又怎么样,我们现在在说师父,当爹的滚一边去,没资格争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皇上。”慕容殇一时气结,瞪着自己的二哥,准备用身份压死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朗斯烈叉着腰轻蔑的表示:“我也是皇上,别用身份来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皇上,但是你这个皇上可是欠着我一条命的,现在到该你报恩的时候了,朕严重的警告你不要再靠近我儿子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一套,慕容殇,你我都清楚的很,就算你不派人来北国把那人给杀了,我照样有办法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应该是说你吧,烈,人刚死,我就让人去北国皇宫寻了,你连蛊毒是什么都不懂,还大言不惭的说你能杀了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能,有本事你拿出我不能的证据啊。”朗斯烈开始耍无赖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一国之君,不觉得这种泼皮行为丢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吵救命恩人的话题,滚一边去,我们现在说的是子夜师父的事。”说话的是程鸣一。

    萧子夜双手环着胸,仰着头表示自己的立场:“我就一个师傅,一个和尚师傅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他一眼,异口同声的说:“小孩没有表决权,一边等着去。”

    然后子夜就被推出了争夺的战争,到了萧寒月身边。

    慕容殇说:“我告诉你们我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言说:“放屁,你不要什么事都绝对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殇说:“那打一架……”

    朗斯烈说:“打就打谁怕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程鸣一没说话,直接出拳给了慕容殇眼睛一拳,顿时落叠寺混乱一片,老和尚在群殴圈子外,见不着缝插不了针的情况下抓耳挠腮的想劝架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生弟弟或者妹妹啊?!”萧子夜愁眉苦脸的牵着萧寒月的衣角,他真是快被这群人给烦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自己招惹来的,谁让你一天聪明不装笨的,显山露水的结果就是要承担接踵而来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后悔了,早知道就不整这群男人了,于是萧子夜想出了一招非常好用的损招。

    三天后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叔叔,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,我不下地狱,谁爱下谁下,子夜已经有师傅了,你们都没戏咯,就此别过,等你们老了,我再去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萧寒月环抱着手看自己身边的儿子:“萧子夜,你又来这一招下毒可不是大丈夫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不是下毒,是下迷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决定好了?!”萧寒月有些不舍,不由的抓着萧子夜的衣襟可怜兮兮的说:“儿子,你把我也捎上吧。”

    萧子夜不由的白了一眼他没出息的娘:“你还是和爹好好在皇宫里相亲相爱吧,你要是再跑,我估计他就真活不成了。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男人,好像离开你就活不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于是萧子夜跑了,冷血的不带着他的娘,一个人落跑了。

    待到被下药的人清醒以后,不禁都大骂萧子夜没良心。

    “子夜一个人,没事吗?”慕容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老和尚跟着他了,皇宫关不住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皇宫关得住你吗?”快一年了,他还是觉得眼前的幸福那么的不真实,他真是怕了寒月再离开自己,还好这一次她没有走,当他被子夜下药以后醒来,多怕睁眼又看不见寒月了。

    萧寒月摇摇头:“关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寒月?!”

    “关住我的是一个叫慕容殇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慕容殇一愣,然后明白了萧寒月话中的意思,一脸傻笑的从背后环抱住了萧寒月的腰。

    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呼啸的到了萧寒月和子夜曾经住过五年的小村子,马车停在一个正蹲在地上玩泥巴流鼻涕的小孩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豆子,我回来了。”马车帘子掀起,从里面跳出来的人正是萧子夜。

    “飞机。”小豆子蹲在地上,将放在身边的木飞机递给一年没见的萧子夜,自然的好像他根本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已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豆子,你居然会自己做飞机了?你是一直带在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等我,来把鼻涕擦一下。”子夜捏着专门为小豆子准备的小帕,揪着她的鼻子给她擦干净了鼻涕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油纸包着的东西,“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,你手脏,张嘴,我喂你。”

    小豆子听话的仰着头,张大缺了三颗牙的嘴:“啊!”

    子夜捻着一块桂花糕放进小豆子的嘴里,说:“咬。”

    小豆子才听话的吧唧着小嘴,吞进肚子对子夜灿烂一笑:“好吃。”

    萧子夜差点被这一笑的光芒闪瞎了眼,根本看不见小豆子满脸的泥巴,他做了一个胆大的决定,这个决定会让李婶子发狂也会让娘痛揍他的,但是他已经决定了,所以后果他会承担。

    “小豆子,跟我一起出去玩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豆子将泥巴手伸出去给萧子夜,但是一见手上的泥巴,她又想缩回去。

    子夜一把抓住小豆子的手:“没关系,我不嫌,小豆子你如果跟我出去玩,我们天黑前没办法回来,而且很久都不能见到李婶子哦?!你还跟我出去玩吗?”子夜脸上挂出了他活了五年来最真诚最动人的笑,露出八颗牙闪闪发光的标榜着他是牲畜无害。

    “娘,娘!”小豆子发着她仅知道的字,但子夜却能明白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没事,李婶子已经知道我们要出去玩的事了,有我在不用担心。”萧子夜开始像大灰狼一样欺骗小白兔,连赶马车的老和尚都看不过眼了,别过身去不忍看子夜残害祖国的花朵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当李婶子寻到泥巴潭的时候,只看见一张写满字的纸。

    李婶子赶紧拿着纸找到了村子里会识字的先生,听他念完后,李婶子拿着纸抖着手对空咆哮:“萧子夜,你个小兔崽子,你居然拐骗我女儿,你要死啦,萧寒月!!!”

    紫鸾殿的红帐内一阵一阵暧昧的声音让人听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啊……哦,呃?!”……“殇,等等……等等,我好想听见有人在用咆哮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寒月……这是皇宫,谁敢直呼你的名字,今夜……你不准再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……吧。”

    可她真的听见有人在咆哮,而且声音很像李婶子的?!

    是……子夜!!!

    你个小混蛋,终于回去拐带自己的老婆了。

    “寒月,认真点……我忍了两个月了。”慕容殇的唇游走在萧寒月的曲线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……”

    嵩峰余霞锦绮卷,伊水细浪鳞甲生,如此的美景下,萧寒月靠着慕容殇的胸膛小声的说: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你又要当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