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4章 脑门刻着死字

黑色毛衣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猿隋界皇站在尘雾中,脊背佝偻,乌棍插入地面,右掌一滴滴血珠坠落地面,滚烫的血液让地面发出嗤嗤响声,冒起缕缕白烟。

    右臂耷拉垂下,手掌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久没人能让我猿隋受伤了。”一道低沉蕴含无尽杀意的声音响起,猿隋界皇抬起头,双目完全变成赤红,盯着远处的卓不凡,嘴角噙着一抹森然冷意,“我倒是小瞧了你,没想到实力居然这么强悍,在界王境中应该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般妖孽的存在,但很可惜,我最大的兴趣就是将你这样的天才,扼杀在摇篮中。”

    猿隋界皇站起身躯,手掌吸力涌出,乌棍嗡颤,飞回手中。

    “大宗魔典,魔猿!”猿隋界皇张开嘴巴,喉间发出低沉闷响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狂风陡然升起,一道龙卷包裹猿隋界皇,浓郁黑雾弥漫,一股令人心胆俱寒的气息溢散而开,猿隋界皇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,短短数个呼吸,身体生长到百丈,浑身长满黑色绒毛,弥漫魔气。

    一双赤红魔瞳带着冰冷凶戾之色,冷冷俯视着卓不凡。

    “卓不凡,死之前记住我的脸,我要让人知道得罪我猿隋侯的后果,我不会轻易杀死你,我会先扯断你的四肢,然后将你抽筋扒皮,最后抽出你的灵魂,让你受尽百万年毒火炙烤。..org”猿隋界皇声音冷如寒霜。

    猿隋界皇现在身的气息,让得众人都感觉到一种窒息的压迫感,连天琊界皇、白螭界皇、骆默三人面色都变得极为凝重,这才是猿隋界皇隐藏的实力么?

    三人甚至感觉,无论他们中的谁面对现在的猿隋界皇,都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统领,如果你动用那种力量,能不能战胜猿隋界皇?”霍丁低声传音问道。

    骆默秀眉微蹙,螓首轻摇,“即便我动用玄冰界主的力量,最多只有七成把握可以战胜他,不过自己也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谭羽霍丁听到回答,面庞骇然,他们都知道骆默真正的实力,当年骆默进入一方秘境获得玄冰界主的传承,玄冰界主在她体内隐藏了一股强悍力量,生死危机时,骆默曾经展现过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连骆默只有七层机会可以战胜猿隋界侯,且自己也会付出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影杀王这次死定了,彻底激怒了猿隋界皇,没想到猿隋界皇这么强。”

    “不强能成为界主之下第一人吗?这个家伙没事去招惹猿隋界皇,不是自寻死路吗?”

    “以卓不凡的天赋,如果他肯隐忍下去,等将来踏入界皇巅峰再展露锋芒,猿隋界皇或许还杀不了他,可惜他不会韬光养晦,显露锋芒,最终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惊叹卓不凡实力的界王们,此刻如墙头草一般,瞬间倒向猿隋界皇一方。

    “黑熊,我看你还是趁机赶紧溜吧,等猿隋解决了影杀王,迟早会来找你的麻烦。”铁山界皇看了眼黑熊界皇,提醒道。

    黑熊界皇皱着眉头,心里纠结,现在逃还是不逃?他虽然相信卓不凡的实力,可猿隋界皇毕竟不是鹿蛰界皇,那毕竟是界主之下第一人,妖域北境号称排名第一的界皇,卓不凡想活下来,难难难。

    但最后,黑熊界皇还是握紧拳头,留了下来,现在选择站在卓不凡一方,如果卓不凡能赢,将来他在北境的地位也随之提升,现在逃跑,同样会被追杀,成为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与其落得亡命天涯的结果,还不如赌一把。

    “天琊哥,你说卓不凡能活命吗?”紫蛛问道。

    天琊界皇摇摇头,“这次猿隋界皇动了真火,连隐藏的底牌都拿了出来,卓不凡想要活命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如果他懂得隐忍,等修炼到界皇巅峰,猿隋界皇不一定能杀了他。”紫魅摇摇头,惋惜道。

    卓不凡除了和黑熊界皇有些交情外,跟其余人也没太多关系,众人都只当成一场好戏看待。

    面对展现出无匹强势的猿隋界皇,卓不凡心里也微微惊讶,这或许便是猿隋界皇展现出的最强形态,能够将大宗佛典改造成大宗魔典,的确有些天赋和本事,只可惜心术不正,走歪门邪道。

    心里虽惊讶,但卓不凡现在实力也达到了一崭新层次,巍然不动,双眼反而涌动战意,枯燥的修炼为得是积累,而战斗则是将平常积累的东西尽数展现出来,只有搏杀,方才有突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还不逃跑?我想看看你在我面前变成丧家之犬的模样。”猿隋界皇面目狰狞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逃?我看你脑门刻着一个死字。”卓不凡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狗东西!”猿隋界皇怒声一喝,犹如天雷滚荡,震得不少人气血紊乱,旋即,一拳砸下,空间寸寸崩碎,强大气压在拳头表现形成凹弧。

    卓不凡一拳轰出,无尽元力和煞气汹涌喷发,如海洋宣泄,一条猩红煞龙席卷天地,隐隐间响起龙啸之音。

    煞龙和拳头接触瞬间,彻底崩散。

    拳头落下,厚重大地砸出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一拳一拳接着,如狂风骤雨般不断砸落,大地震颤,仿佛末日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“狂,我砸烂你的肉身,抽出你的灵魂,让你尝尝毒火蚀魂的味道,到时候不知道你还没有这么狂!”猿隋界皇停下拳头,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巨坑之中,尘烟喧嚣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巨坑中飞起,半边身体鲜血淋漓,龙鳞破碎了大半,模样看起来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卓不凡没想到猿隋界皇变身后实力如此强横,如果肉身没修炼到大成境,真有可能被砸成肉饼,不过现在他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,五脏六腑均有破裂的迹象,丹田里的生气正在源源不断修补伤势。

    擦掉唇角的血渍,卓不凡抬起头,深邃黑眸散发着洪荒凶兽般的凶戾光芒,那眼神中夹杂着一丝疯狂,握了握手中银枪,“看来,只能尝试那一招了,能不能突破,就看这一次了!”